财务案例/Case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服务案例 > 财务案例
财务案例 融资案例
2021年度IPO否决完整案例盘点分析
发布时间:2022-04-26 02:21:37 来源:贝搏体育网页
2021年度IPO否决完整案例盘点分析
详情信息

  2021年度,发审委及上市委共否决29家IPO企业,其中深主板发审委共否决6家,沪主板发审委共否决7家,创业板、科创板上市委各否决8家。通过对所有被否案例的分析,我们将最核心的被否原因归纳为独立性;业绩波动及持续经营能力;单一客户依赖、关联交易;创业板定位及科创属性及合规性问题。

  2021年度,发审委及上市委共否决29家IPO企业,其中深主板发审委共否决6家,沪主板发审委共否决7家,创业板、科创板上市委各否决8家,具体分布如下图所示:

  通过对所有被否案例的分析,我们将最核心的被否原因归纳为独立性;业绩波动及持续经营能力;单一客户依赖、关联交易;创业板定位及科创属性及合规性问题,具体分布如下图所示:

  发行人的三位创始股东中有两个人以前在郑煤机工作,郑煤机是发行人的第二大股东,持有发行人28.9%的股份,而第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仅仅30.02%。郑煤机是河南最大的煤炭生产机械企业,发行人主要做煤机售后和配套的,发行人和郑煤机之间存在客户和供应商重叠的情形,还存在关联采购和关联销售的情形。

  发行人起家于中石化这个大家庭的某一个小类型业务,后来独立发展,但是还是主要依赖中石化的业务发展提供的食粮。尽管发行人报告期内业绩稳定增长且都在1亿元以上,但是业务独立性无法保证的,不符合IPO上市标准。

  发行人报告期内净利润三年连续大幅下滑,从2018年的1.4亿元下降至2019年的8800万元,而到了报告期最后一年,直接断崖下跌至3300万元,下降幅度超过了50%。而发行人2020年关联交易的金额从400万元直接飙升到1.4亿元,占比也接近了20%。

  海和药物自成立以来共计19个项目中,大多数为授权引进或合作研发,几乎没有自己研发的专利。反馈问题多是关于技术的真伪、原创性、是否依赖外部研发等方面问题。

  发行人报告期各期末,应收账款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9.69%、26.03%和33.61%,1年以内应收账款余额占比均在89%左右。如果发行人客户的经营情况发生不利变化,则应收账款产生坏账的风险将增大。

  发行人本身所处的行业存在发展的制约,同时自身的经营也出现了重大的风险:发行人与田英章存在重大的诉讼。发行人与田英章与2004年开始合作,并且后来成为发行人营业收入最大的来源,田英章相关作品占发行人营业收入的比例最高可以接近80%。

  7. 赛赫智能(科创板)——报告期持续亏损且亏损额瞬间放大,持续经营能力存在疑问

  科创板的上市标准虽然明确允许持续亏损的公司上市,但是前提是公司的生产经营是稳定的,尽管亏损但是盈利能力还是在稳固和提高的,而发行人2020年瞬间将亏损放大到1亿元以上,显然体现了持续经营能力的不稳定。

  很多人一直在问,IPO有没有隐形的门槛,既然是隐形的门槛,那么可能一般情况并不是强势出现,但是有些时候你又会很真切的感受到他的存在。本案例发行人,最后一年4000多万元的净利润,申报深主板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金色宝藏不满足持续盈利能力的要求,故进行剥离,而金色宝藏还存在与老铺黄金部分供应商重叠的情形,老铺黄金还存在向金色宝藏采购的情形。将金色宝藏剥离是否就是为了通过关联交易,帮助老铺黄金营造盈利?同时还存在既是发行人客户又是供应商的原因,相关交易定价是否公允,是否存在利益输送都是疑问。

  报告期内发行人净利润分别为-4,080.55 万元、-4,299.15 万元和-7,245.70 万元,亏损幅度呈扩大趋势。报告期内,发行人第三方回款占营业收入比例保持在50%左右。公司销售费用远超同行业平均水平。

  报告期内,发行人营业收入分别为 12,152.59万元、17,804.22万元、28,102.87万元及 19,347.30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604.78万元、4,185.46万元、7,690.11万元及5,789.31万元,发行人业绩增长速度较快,业务来源的合法合规性受到了关注。

  发行人报告期内收入持续增长,但净利润是逐年下降的,根本原因就是产品销售价格的逐年下降,显然这体现了发行人竞争环境的恶化和市场竞争力的退步。尽管在2021年的审核过程中,发行人用了更多努力解释业绩的问题,但是影响业绩下滑的因素没有明显改善的迹象,那么最后被否的命运也就无法避免了。

  发行人报告期内收入存在较大的波动,而净利润呈逐年下降的趋势,毛利率只有5%左右,且只有同行业平均值的一半,净利润率在1%左右,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从2019年的0.66%直接飙升到5%左右,反映出发行人后续的盈利能力和发展潜力。发行人是一个黄金饰品的加工销售企业,也像是一个贸易企业。终端客户主要来自中低端市场,加盟商的素质和内控水平决定了发行人自我的规范水平要求更高,关于业绩真实性以及是否通过加盟商和以旧换新业务调节利润甚至虚增利润的受到质疑。

  发行人更像是一个中等规模偏下的农药生产销售企业,年均2000多万元的净利润也是发行人的正常水平。而为了IPO,发行人硬是通过其他的方式拉扯出一个刚刚符合创业板IPO审核标准的企业模样。对于这种为了IPO突击冲击业绩的行为,暂且不论是否存在业绩造假的情形,至少从商业合理性和逻辑上就很难被认可和理解。

  15. 运高股份(沪主板)——不满足主板的隐形业绩门槛,客户只有一个且在西藏地区

  发行人只能通过西藏电网进行电力销售,故报告期内发行人的客户为西藏电网,而这也成为发行人唯一的客户,造成严重的单一客户依赖,且销售地域仅局限在西藏,对当地的太阳能资源及当地用电需求存在严重依赖。

  16. 新疆派特罗尔(沪主板)——90%以上收入来自中石油,对客户存在重大依赖

  发行人约90%的收入来自中石油,而中石油有自己的钻井队,仍选择发行人为其提供钻井工程服务的原因及合理性受到审核机构的质疑。

  发行人净利润高速增长,但收入并不是这样的变动趋势,甚至2020年的收入竟然比2019年下降了。陕汽在自己有相关的生产线的情况下,还向发行人大额采购且是唯一供应商的商业合理性受到质疑。

  发行人存在着大量的关联交易,然而关联交易的公允性较难证实。关联交易延伸而来的问题则是其对关联方存在大量的应收账款,不仅会占用发行人资金流动性,也会对其运营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发行人声称其“既有建筑维护改造业务”属于建筑业新兴领域和业务形态,在研项目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自动化、人工智能、新能源等深度融合。然而在报告期内,发行人地基基础和既有建筑维护改造业务占比分别为 83.25%和 16.75%,发行人“新技术”“新业态”的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 51.94%、56.33%、18.96%、24.94%,均呈急速下滑趋势,发行人的文字论述在现实数据面前难以支撑。

  关于发行人业务实质与物联网定位是否相符,是否符合科创板行业属性,被上市委多次问询。发行人描述自己既满足“软件企业认定的资质要求”,又属于“物联网技术的创新应用”领域的逻辑存在问题。

  21. 珈创生物(科创板)——未能充分披露核心技术的先进性,不符合科创属性

  发行人的自主研发能力和人员配备不甚充足,而其实际控制人及股东大多数为武大教授和老师。发行人与武大进行合作研发,审核机构也关注到发行人是否对武汉大学、保藏中心存在依赖,进而关注到发行人是否具有独立持续经营能力。

  发行人做的伺服系统是传统的比较低端工业类的系统,占比接近90%,只有10%左右的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服务客户。行业分析硬蹭新能源汽车的热点,并且合作客户北汽新能源也存在很大的合作风险,存货都快压不住了。并且净利率水平不足1%,远低于同行业可比水平,行业地位和竞争力也存在很大缺陷,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风险。

  发行人历史上存在红筹架构的搭建、拆除情形,现有股权架构中各方权益比例及股权架构映射境外红筹架构,设计较复杂。发行人商誉账面价值为 163,551.96 万元,主要系并购梦响强音形成,需要在未来每期末进行减值测试,若未来经济变化影响商誉可收回金额,发行人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会直接影响发行人经营业绩,减少当期利润。

  发行人报告期内发生多起安全事故和环保违法事项,发行人作为一家化学品制造企业,存在如此严重的安全和环保问题,实在令人担忧。实际控制人原来控制的企业还曾经发生过环保重大违法违规行为,达到构成刑事犯罪的标准。后来实际控制人将其剥离出去,明显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情形。发行人因安全问题停工停产,最终造成发行人业绩大幅下滑。

  发行人报告期内实现的净利润全部超过了1亿元且逐年增长,2019年已经达到了2亿元的水平。而医疗企业行业的一些灰色地带或者商业贿赂问题潜在重大风险。

  鲁资九鼎持股发行人4.90%的股份,系发行人第五大股东。发行人首次申报时,九鼎集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受此影响,九鼎参投的IPO项目纷纷中止。2021年9月29日,发行人上会被否,同日,九鼎集团发布公告称其董事长吴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发行人两个客户因为担保被列为失信人,可能赔付金额合计超过50亿元。发行人对这两个客户还有1.5亿元的应收账款,客户通过第三方企业的方式向发行人回款,回款了8000多万元,还剩下6000多万元竟然也是按照基本的账龄标准计提坏账准备。

  发行人在描述业务结构的时候,将公装业务作为重点来描述,而将住宅精装修的业务作为一个淡化的描述对象,尽量不要引起重点关注。然而,发行人住宅装修的收入占比从2018年的44%直接增加到了2020年的71%,到底是公装业务市场规模萎缩了,还是发行人的业务能力下降了?报告期应收账款余额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82.65%、80.55%和 89.63%,逐年提高,而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高达为 75.59%、72.62%和 72.97%,也基本上接近IPO审核的红线. 扬瑞新材(创业板)——第一次IPO被否的问题没有解决

  两年时间内,发行人经历了两次IPO的审核,很多事情没有本质变化:发行人主营业务和经营业绩没有太多变化;发行人与奥瑞金的合作没有变化,红牛商标的诉讼也没有一个根本结果;实际控制人曾在苏州PPG任职的问题以及与昇兴集团交易价格不合理的问题等,都没有根本的解决。

  IPO遇到“三类股东”怎么办?看本文就够了PE基金作为拟上市企业第一大股东,应该关注哪些要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民法典》对私募基金业务的影响与应对《证券法》修订对资产管理的影响简析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贝搏体育网页
上一篇:干货!并购尽调主要内容和流程(附 下一篇:苏州晶方半导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

贝搏体育下载的网址
18035163760
贝搏体育下载的网址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国际大都汇西区
贝搏体育下载的网址

司法鉴定费用由谁付-法院鉴定费用谁来承担

  司法鉴定费用由谁承担,发同学喝酒视频违法吗谁提出做司法鉴定的,商丘法律咨询电话一谁应当预先缴纳鉴定费用。对于交通事故司法鉴定费用,鉴定之前, 司法鉴定的时候原告出,但是这部分钱可以加到赔偿的金额里  《司法鉴定费用承担者是谁?-法律常识

在线留言


版权所有:贝搏体育网页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国际大都汇西区